跑步

程会强解读《循环经济法(草案)》

2019-10-13 00:23:0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8月26日,《循环经济法(草案)》首次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8月27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对该草案进行了分组审议。众所周知,发展循环经济,对于促进我国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具有重要意义。因此,为了正确解读《循环经济法(草案)》,记者采访了多次参与该草案讨论的北京工业大学循环经济学院副院长程会强。立足国情 减量化优先《循环经济法(草案)》遵循了循环经济“减量化、再利用、资源化”的三大原则,同时也立足我国国情,突出了减量化原则。草案规定,国家对钢铁、有色金属、煤炭、电力、石油石化等行业内,年综合能源消费量、用水量超过国家规定总量的重点企业,实行重点管理制度。重点企业应当制定严于国家标准或行业标准的能耗和水耗企业标准,并按规定进行审核。与此同时,草案也规定政府要强化产业政策的规范与引导,国家负责经济宏观调控、环境保护的机构要定期发布鼓励、限制和淘汰的技术、工艺、设备、材料和产品名录,并对实施情况进行监督。程会强认为,突出减量化优先主要是针对目前我国正处于工业化中后期的现状,这可以从两个层面上来理解:一是在意识上鼓励企业、政府以节约为本,“这也是跨时代的永恒主题”;二是对效率和技术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这也是公众能切身感受到的进步。“我国是能源、资源消费大国,也是浪费大国,实现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型必须依靠科技支撑。比如,汽车企业生产的新车型必须与同期国家排量标准统一或者略高于国家标准。如果低于国家标准,汽车企业就将不得不面临被拒于市场大门之外的尴尬,这甚至会影响到企业的存亡。”程会强认为,实行减量化优先的最终目的是让社会各界都认识到资源的不可再生性,唤起全社会珍惜、保护资源的意识。“没有人有权利浪费社会资源,资源是全社会的、全球的,它不属于任何一个人或团体。”程会强说。程会强的这一说法与全国人大环资委副主任委员冯之浚的观点十分接近。冯之浚曾表示,西方发达国家发展循环经济一般都侧重于废物再利用,而我国现在正处于工业化高速发展的阶段,能耗、物耗过高,资源环境浪费严重,前端减量化的潜力大,因此要特别重视减量化,要实现资源的高效利用和节约利用。 用心良苦 不设主管部门在草案审议过程中,有委员指出,草案中提出的“国务院经济综合宏观调控部门负责组织协调、监督管理全国循环经济发展工作;国务院环境保护等有关部门按照职责负责有关循环经济的管理工作”这一说法没有明确指出循环经济法的具体执法部门,容易产生多头管理等问题。实际上,该条款中的综合部门暗指国家发改委,环境保护部门则暗指国家环保总局。对于多头管理问题,程会强的看法别具一格,他表示:“这显示了立法者的良苦用心,就是循环经济法最初会依赖政府的推动,执行中则完全靠市场化运作,即企业与公众的参与。因此,没有把部委管理部门明晰化,就是希望政府不要在贯彻该法过程中参与过多,政府不是主角,真正的主角是企业以及公众,政府扮演好自己的推动者角色即可。” “越是到基层,推行似乎越简单。”程会强认为,国务院这次没有专门设立某一机构来协调循环经济法的管理和执行情况,可能就有这方面的考虑。防止虚假 差别政绩考核“循环经济是个筐,什么都能往里装”这句话就曾一度在社会上广为流传。这句话意味着怎样的状况?草案是否给予了关注?程会强指出,推行循环经济法,从管理层面上讲,地方执行起来要简单得多。但有些地方也确实存在弄虚作假、瞒报等情况,典型的有以下两种:一是扣帽子,即有些地方政府为了表现政治上的进步性,把循环经济作为满足这种需要的手段之一;二是找支持,当前国家对土地的管理十分严格,有些地方把一些项目进行循环经济的包装后,就能相对容易地获得用地审批。对此,有的学者认为,“发展总比不发展好”,而有些学者则坚持“不允许包装,彻底、严格地按照相关标准来做”。程会强说,草案对这些情况也给予了必要的关注,规定了政府的绿色采购、制定循环经济发展规划等各级政府应尽的责任,并将建立一套新的对各级政府主要领导人的循环经济政绩考核指标体系。对于地方政府来说,差别政绩考核很重要,因为各地的实际情况差别十分明显。程会强举例说,对于三江源头的所在地——青海省来说,生态涵养就是青海的GDP,就是他们的主要任务。曾培炎副总理视察青海省时说,青海的主要任务就是保护好生态环境,而不是创造GDP。程会强认为,差别政绩考核对实现全国的可持续发展非常重要,这也是应对污染转移的措施之一,目前,我国已经出现了污染企业从较发达地区向生态更脆弱的欠发达地区转移的情况。”核心理念 全社会可持续发展程会强在2006年底的深圳循环经济国际峰会以及之前在武汉举行的《循环经济法(草案)》讨论会上,多次强调了政府、公众和企业的三方责任问题。草案最终对相关条款也确实进行了修改。那么,该如何理解《循环经济法》的核心理念呢?程会强认为:“该法的核心理念就是要用法律手段推动全社会的可持续发展,表现在对生活领域和消费意识领域进行的规范,这是政治的进步、文明的进步;通过法律这种规范化、标准化、固定化的手段来凸显国家意志,这是时代的进步。” 这样的核心理念也造成了《循环经济法》立法难度大的问题,其关注的领域已从最初设计的生态领域扩大到社会的各个领域,包括了生产、流通和回收各个环节。“这是一部跨领域的综合法律,对公民的消费意识、消费行为进行了规范,对企业行为主体与社会责任进行了有效关联,这部法律比之专门法律有着更高的可执行性。”此外,程会强认为对于这部法律的研究也具有重要意义,并曾建议北京工业大学经济学院法学部开设有关循环经济法律制度研究的课程。

晋城治性病好的医院
上饶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安康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金昌好的性病医院
上饶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