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传承铸造师第三十三章人生如酒

2020-01-26 14:33: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传承铸造师 第三十三章 人生如酒

军情局是专业的情报机构,能在军情局任职的,都是一等一的人精,周墨卸下披风,来到军情局的食堂,一路上收获了不少笑容和意味莫名的招呼。

奥托帝国军营的伙食普遍不错,军情局同在一个军营里,伙食也不算差,四菜一汤,两荤两素,因为周墨是黑铁生命,所以食堂师傅讨好的给了十足的分量。

端着饭盘子,上面的食物高高的摞起,作为主食的一大块猪排,更是散发着诱人的肉香。

虽然军情局的同事看起来都很友善,但是周墨还是选择单独坐在一个桌位,刚要开动,那身锦绣荆棘纹的雪缎贵族常服出现在了周墨眼前。

同样的食物,同样十足的分量,黑色眸子和天蓝色眸子对视了一眼。

“听说你调酒很好,我是个好酒之人,忍不住来找你,看能不能讨一杯好酒。”依旧是霍格·鹰扬式的风轻云淡。

“军情局里有酒?如果有的话,我自己也想喝上一杯,欢迎你同饮。”周墨喜欢别人喜欢他的酒。

“鹰扬大公是我父亲,所以我在哪里多少都有些特权,军情局搞些酒来还不简单?”

周墨点点头,答应下来,两个大男人也没有多余的话要说,迅速的吃完饭,周墨跟着霍格·鹰扬来到了他的居所。

鹰扬大公的招牌果然好用,不一时,一名周墨见过的黑铁生命,推着一车调酒用的工具和各色酒品送了过来。

这人也不多话,送来酒后,只是冲着二人微微点头,然后转身出去了。

周墨起身,打量着这一车酒品,挨个的闻了闻味道,然后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赞道:

“都是好货色,这在荒野边缘可不多见。”

周墨开始调酒,一边调酒一边说道:

“鹰扬二公子……”

霍格·鹰扬扬手打断:

“叫我霍格,这是我的名字。”

周墨有些讶异,看来这位霍格·鹰扬倒是与其它贵族子弟不同。

“霍格,你可知道想要调出一杯好酒,最需要的是什么?”

霍格一双天蓝色的眸子正盯着周墨那流畅的手法,还有各色酒液混合在一起后,那其妙的颜色,听到周墨如此问,想了想,回答道:

“应该是对各种酒液的性质了解,精确流畅的手法,还有一张好的调酒单。”

周墨笑了,微微摇头,却也不否认,只是沉默下来,继续调着酒。

“我说的不对?”霍格皱了皱眉头,似乎对周墨的沉默很不满。

酒在做这时刚好调好,透明的玻璃杯中,酒色两分,上方清澈如水,淡蓝似天空;下方质朴如地,正黄似土。

没有理会霍格的问话,周墨自顾自的说道:

“简单生活,我在夕阳镇的荒野酒馆当了一年的调酒师,每日里清晨起床,打扫酒馆,然后为那些酒鬼们调酒到深夜,引上一杯月光,然后再让月光伴我安睡,那时的生活那么简单。”

两杯酒,一杯自饮,一杯推给了霍格·鹰扬。

二人缓饮,天蓝色的酒液入口,没有太浓烈的味道,就像白日里的晴空,干干净净,带着一股澄澈的爽利。

但等到正黄色的酒液入口,味道浓烈复杂起来,就像脚下的大地,不知埋藏着多少东西,混杂着多少味道。

二人饮毕,周墨的眸子很亮,似乎在怀念。

而霍格·鹰扬,则突然发现自己的心情好了起来,整个人的气质都变的明朗,天蓝色的眸子眨了眨,似乎有一团阴霾被洗去。

“简单生活,果真简单,我辈男儿生在天地之间,辛苦劳作养活自己,生活本就是如此简单。”

听到霍格·鹰扬的话,周墨只是微笑不理,每个人饮酒都有自己的感悟,作为调酒师不能将自己对这杯酒的感悟说出来,这会误导饮酒人。

周墨又开始调酒,动作并不花俏,却带着一股特殊的韵律,周墨整个人都沉浸在自己的节奏之中。

又是一杯酒推到了霍格·鹰扬面前,玻璃杯中,酒色有些浑浊,但浑浊也掩盖不住酒液中心处的那团隐隐现出的血红。

“这杯酒,我叫他风雨前的宁静。”

言罢,一扬脖子,将酒液饮尽。

霍格·鹰扬敏锐的发现这杯酒与简单生活的饮法不同,却没有做声,只是学着周墨的样子,将这杯酒一口饮尽。

入口味道纷杂,却出乎意料的醇厚,又透着和方才那简单生活相同的干净。

霍格·鹰扬有些怀疑的看向周墨,然而这时,酒液被吞下腹中。

咸鲜,火辣,酒液如同一团暴风,在腹中酝酿成型,凶猛的酒气瞬间便渗透五脏六腑,扩散到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霍格·鹰扬狠狠得打了个冷颤。

“简单生活总有结束的那一天,就像在夕阳镇中,那天艾尔·狮心突然出现,然后在第二天的夜里,拎回了一只食铁魔兽荒兽的头颅,然后红胡子大叔犹豫了许久,才让我给他调了一杯荒野余生,那是所有被发放荒野贵族子弟回家的通行证。”

“那时的我就如同这杯酒刚刚入口一样,并不知道吞下腹中后,风暴就即将来临。”

霍格·鹰扬式低着头,整张脸皱成一团着听着周墨说话,这酒的尽头太大,那瞬间刮过五脏六腑的汹涌酒意,在身体没有物理化的情况下,很难承受。

周墨不理霍格·鹰扬的情况,接着调起另一杯酒。

酒液调好时,霍格·鹰扬方才缓过劲来,一抬头,便看到了眼前一杯鲜艳如火,红的如同夕阳一般的酒液。

“残阳如血。”简单的告知了名字,周墨又是一口闷掉了杯中酒。

霍格·鹰扬有些犹豫,但转眼就看到了周墨有些戏谑的眼神,然后,男儿心让这一杯酒瞬间就入了霍格·鹰扬口中。

如果不是知道他吞的是一杯酒,霍格·鹰扬还以为他将一块燃烧的碳吞入了口中。

那种灼热到刺痛口腔的口感,让霍格·鹰扬一时间犹豫着是吐出来还是咽下去。

就是犹豫的这么一瞬间,灼热渐渐消退,一股带着丝丝冰冷血腥隔绝了灼热,如一口鲜血饮入喉中。

酒液入腹,那团被冰冷血腥包裹的残阳猛然炸裂开来,灼热如同飓风般扩散,夹杂着血腥味。

霍格·鹰扬汗毛立了起来,那股浓烈的血腥铁锈味让他险些以为自己身在杀戮场中。

“艾尔·狮心饮完那杯荒野余生的第二天早晨,一名叫迪兰的内侍军团师团长,带着二十名三皇子近侍,穿着大红的袍子,到了夕阳镇。”

“接下来的时间,夕阳镇内的血腥味就从未消散过。”

“两名秘银,十八名黑铁,组成围杀阵势,困住了艾尔·狮心,被他拼死逃脱。苦搜无果后,迪兰不知去了哪里,二十名皇子近侍在酒馆中饮酒,却不小心说漏了嘴,将二皇子身夕阳镇外的荒野之事说了出来。”

“红胡子大叔暴怒,那是我第一次见到荒野巨人,身穿甲胄,手举巨锤,如同拍老鼠一样,将二十名皇子近侍全部拍成了肉泥。”

“酒馆毁了,我还被人刺杀,都是夕阳镇中的老人儿啦,平时也没少喝我的酒,但下杀手时当真是不留余地,他们要杀我,所以我只好杀了他们,那是我第一次杀人!”

……

周墨有一个秘密,他身为一个调酒师,却没有喝酒的本事,寻常浅饮还可以,但今日这种连干了三种烈酒后,周墨已经醉了。

絮絮叨叨的说着自己的经历,一杯又一杯的调着不同的酒,两个刚刚认识的年轻人,喝了个昏天黑地。

彻底失去意识前,周墨记得自己还在和霍格说:

“兄弟,你说的那些也对,但不是最重要的,调酒,最重要的是灵感,是经历,是岁月啊!”

和平区劝业场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
长春银屑病医院那家最专业
深圳哪的妇科医院好点
聊城白斑病十佳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