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没头脑和不高兴之父张松林过世友哀叹经典远

2019-12-05 06:56:3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没头脑和不高兴之父张松林过世 友哀叹经典远去(图)

小时候做错了事,妈妈常常会点着你的脑门说:“你这没头脑,大起来可怎么得了!”

这是动画片《没头脑和不高兴》里的经典台词。在这部诞生于1962年的经典动画片中,“没头脑”设计的“没电梯的摩天大楼”,“不高兴”扮演的“打不死的老虎”,成为几代观众难忘的童年记忆。

前天凌晨2点45分,《没头脑和不高兴》的导演、着名动画艺术家张松林突发脑梗在上海去世,享年80岁。昨天,这个消息在微博上传开,引发友们一片怀旧和哀悼之音。据悉,张松林告别仪式将在5月14日龙华殡仪馆举行;6月18日,张松林追思会将在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举行。

学生追忆:

30多个同学画出心中的“没头脑”“不高兴”

因为张松林的过世,《没头脑和不高兴》这部50年前的老动画又在络上流传起来。

除了导演张松林、原作者任溶溶,片头字幕里能看到的“大牌明星”还有着名配音表演艺术家、《大闹天宫》中孙悟空的配音演员邱岳峰。而动画制作团队则被简单地打上“上海电影专科学校60届毕业作品”的字样。

大家可能不知道,张松林带的这届毕业生日后都是中国动画界的精英。

《葫芦兄弟》、《猴子捞月》的导演周克勤,《宝莲灯》的导演常光希,《火童》的导演王伯荣,《黑猫警长》的导演之一范马迪等着名动画人都在其中,不少人后来也成为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的领头人。

“《没头脑和不高兴》就是我们这批动画人当年的启蒙作品。”当联系上常光希,他正在为恩师的追悼会事宜忙碌。说起当年这部毕业作品,50年前的创作经历还历历在目。

“我当时是学校的动画系学生,张老师是副系主任。我们两年大专的最后一个学期,张老师带领全班30多个同学历时4个月完成了这部20分钟的《没头脑和不高兴》,每个人为这部动画画了5~10个原画镜头。”

常光希还清楚地记得当年到附近的小学画速写、收集素材,和同学们一起揣摩角色的情景。每个人都画出自己心目中的“没头脑”和“不高兴”,用年轻人特有的激情和创造力给笔下的人物夸张和有趣的动作。

“现在的高校毕业作品更多是个人创作,而我们则有幸一起团队创作。”常光希说,“因为张松林老师是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的导演,他还做过原画和编剧,经验丰富,所以让我们学到很多。”

进入美影厂之后,常光希觉得那里更像一个大学校。大师林立,用师傅带徒弟的方式,关起门来一心创作,团队氛围浓郁。

“就像宫崎骏的吉卜力工作室,那样的氛围让每个人都能与导演沟通,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的流水线方式。”常光希说,“就这样经过几十部作品的磨练,我们这批人逐渐成为动画导演。《没头脑和不高兴》就是我们的起点。”

动画界反思:

现在有些作品“没头脑”,观众会“不高兴”

大师辈出、团队协作,也许正是这样的环境,造就了中国动画电影史上的黄金时代。

从1956年漫画家华君武创作、特伟和李克弱导演的《骄傲的将军》开始,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推出的传世经典不断。水墨动画《小蝌蚪找妈妈》、木偶片《神笔》、彩色动画长片《大闹天宫》……中国享有世界声誉的动画作品几乎都来自上世纪60~80年代。

无怪乎,当“没头脑”之父张松林过世,友们又发出一致的哀叹:经典离我们远去了。

相比于如今的流行词“脑残”,当年这个“没头脑”不仅没有攻击性,还显得幽默风趣,甚至有教育意义。“没头脑”脑门上那撮头发,以及他闹出的各种笑话,都让孩子笑过之余心领神会。

“没头脑和不高兴是一对伟大的组合,因为其后所有动漫中的二人组合,几乎都可以套用他们的模式。”有友这样感慨,“《哆啦A梦》和《蜡笔小新》都没有爸爸了,现在,最伟大的组合模式也没有爸爸了。”

“我们从这一代动画先辈上,应该汲取一种情怀,应该有所反思。”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副厂长郑虎接受采访时表示,“很多人在看过《没头脑和不高兴》之后说,找到了自己成长的影子,那种喜怒哀乐十分亲切。那个时代的动画人,心里装着孩子,他们又有深厚的艺术根基。张松林老师有文学素养、美术根基,汇聚到动画上就有了深厚的文化传承。这些也许是今天的动画稀缺的东西。当现在的一些作品"没头脑"了,观众就会"不高兴"。” ( 郑琳)

东莞治疗男科医院

青海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南宁男科医院

武汉中际中西医结合癫痫医院电话

大庆油田总医院集团乘风医院怎么样

宝宝流清鼻涕咳嗽
孩子咳嗽有痰吃也什么药
宝宝咳嗽呕吐
孩子咳嗽吃什么药效果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