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江山美人志 第三十九节 兴风

2019-12-05 10:11: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江山美人志 第三十九节 兴风

这是一张勾画得相当详细的图,图中心一处用朱笔圈起来的所在应该就是目标居住的所在地了,伏建眯缝起眼睛仔细琢磨着这张地图。地图很详细,不但将营地周围的地形和阻碍都一一标注明,而且还用不同颜色的符号区别开来,画地图的人一看就知道是一个精于此道的老手,而且还是对目标情况十分了解,应该就是目标周围的人,看来安排任务的人大概很早就埋伏了暗线,不然岂会得到如此详细的布防分配图。

想到这儿,伏建心中又多了几分信心,毕竟这不是一桩普通的任务,否则对方连这张图都是慎之又慎的交给自己,要自己好生参考策划,甚至还要求无论事情胜败,都务必保证这件事情不得泄密,伏建当然知道对方话语中的含义。掂量着手中这份地图,伏建轻轻叹了一口气,上了船只怕要想下船就难了,他当然知道这次任务的目标是谁,想一想他都觉得不寒而栗,如果真的暴露,只怕自己整个门派甚至整个联盟来陪葬都不够,到那时候既便是安排给自己任务的人只怕也会迫不及待的将自己这几个知道内情的人杀人灭口。

附在地图后面的还有一份详细的说明,将目标周围的安全警戒力量一一作了介绍,伏建当然知道像这种任务,基本上都是有去无回的死任务,上这种任务的不光是有一身好功夫就行,刺杀手段自然不必多说,除了要有必要的隐形遁迹本事外,还得抱着视死如归的想法才算是合格。

幽幽叹了一口气,伏建把目光投向还在结合着情报仔细琢磨地图的枯瘦汉子,那是他的七师弟焦正,门派中功夫除了自己大概就是他和四师弟了

,在门派中专门负责传授弟子,江湖经验也是胜过门派中其他任何人。

“老七,怎么样?任务有些棘手吧?”

“唔,二师兄,这件任务怕是不好完成啊,人死事小,打草惊蛇担搁了大事咱们怕不好交待啊。”枯瘦汉子形貌有些古怪,一头不长的黑发直愣愣的像才睡醒起床一般乱糟糟的,三角眼看上去有些凹陷,颧骨略高,一双粗壮的大手与他瘦小的身材有些不大协调,不过说话间那双眸子却是精光四射。

“怎么说?难道你也没把握?”双眉一掀,伏建脸色沉了下来,这位七师弟是派中最擅长设计这种袭杀方案的了,什么烫手难事只要到了他手中,不管你布置得再周全,一番斟酌总能找出一两处漏洞来,然后再有针对性的设计方案,门派中有数的几次高难度截杀都是圆满完成,只是这一次任务与其他任务相比有些不同罢了。

“嗯,难度很大,二师兄,你看看,这目标宿地虽然不是处于大营中的最中心位置,但选择的位置却是最易被人发现的,他的宿地周围三十米开外都是空地,晚间火把也把这一片照得有如白昼一般,而且在这周围,线报反映是由西疆军务署下设的特别组织‘铁血营’负责警戒,这‘铁血营’中的人本事有多大我们不清楚,究竟是一些什么人构成我们也不知道,他们有些什么防范或者说保护手法,咱们同样不知道,这种情况下,光这三十米空地就足以让咱们三思而行,咱们不妨猜测一下,既然是来自西疆军方,肯定应该是些死士,也就是说舍得拿他们的命来换目标的命的人,这中间强弓硬弩神射手是少不了的,还有肯定就是战场上杀人如麻的勇士,一旦被这些人缠住,只怕还要想脱身就难了。”

“再看看内圈保卫,线报说这一层防卫是由西疆安全局的人负责,西疆安全局这边的情况对方倒是为咱们提供不少,这一次负责目标保卫的应该是原来江湖上人称‘百变魔狐’的童璇,不知道这个人师兄还有没有印象?”

“‘百变魔狐’?咦,这个家伙好像十年前就被帝国江湖道上几个门派联名追杀,据说好像是因为她勾引了几个门派中年轻俊杰,败坏了几个门派的名声吧?什么时候溜到西北去了的?”伏建讶然问道,“听说这女人心思诡秘,面对追杀的几派高手不但不隐踪藏迹,反而有意逗引这些门派高手,自己却采取调虎离山手段将众人力量分散,半露设伏埋杀,追踪她的有名高手丧生在她手中不下五个,其中还有两个都还与我有不错的交情。”

“是啊,正是她,后来她手段过于恶毒激起了公愤,在帝国南北两路都发出了追杀令,实在立不住脚了才潜入西北,没想到竟然被笼络到了西疆安全局,这个家伙本来就是一个精通刺杀和反刺杀的高手,这么多年来蛰伏在西北少有露面,大概是这一次任务太过重要,所以才会亲自出马,她手下还有一帮子加入安全局的西疆辖地中各门派高手,这些人本来都是那些门派的精英,又经过了童璇的调教,他们负责内圈保卫,都是江湖道上打滚的人物,与那些军方出身的人不同,要想过他们这一关实在太难。”

喟然一叹,枯瘦汉子目光一直在情报资料上逡巡,“除了这些已经加入西疆安全局的人外,这一次这些门派还临时派出了客卿性质的高手,雪山派和天山派不必说,那是李无锋的老交情,自然不甘人后,现在崆峒、峨嵋、青城、唐门这关西四大门户无一例外的都成为了这一次保卫的主力,嗯,还有点苍高手,这‘摘星手’古苍月可是点苍壮年一代中的第一高手,一手万朵梅花针,号称天南无敌;啧啧,秋水寒,青城上清宫八冠之末,剑法却是八冠中仅次于老大的二号人物,别看是个女道姑,嘿嘿,那心狠手辣不亚于黑道中人;唐无病,和唐无尘、唐无垢两人合称唐门三家老,娘的,居然也去给人当下人,真他妈也不怕丢了他的格!”

越看越烦恼,越看越气愤,枯瘦汉子忍不住骂出声来,听得伏建脸色也是越发阴沉,方才焦正提及的几人,随便提一个不但是各自门派中的重要人物,而且在帝国江湖道上也是响当当的角色,这些人功夫卓绝自不必说,最麻烦的是这些家伙江湖见识经验丰富,见多识广,等闲手段根本无法瞒过他们,在军营中要想强攻硬打无疑是找死,但要用策略手段,这些人就是最大的障碍和麻烦。

“老七,别在那里发牢骚了,这桩差事咱们是想躲也躲不过的,船到江心,有进无退,还是多想想办法怎们完成这个任务吧,咱们人手不够,那就让青衣派和普华观也来人,胜败在此一举,过了这一关,门派中兴有望,咱们也可以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伏建咬着牙关,红着眼珠几乎要滴出血来。

“就怕咱们没那份命享受啊。”幽幽说了一句,似乎察觉到现在说这话有些不大吉利,枯瘦汉子连忙岔开:“还有,根据线报,李无锋每夜无女不欢,作息规律也不定,这也是一个麻烦。还有这一次跟随他来的侍寝的几乎都是江湖各门派女弟子中的好手,巴山顾家的火凤顾明霞,雪山派的两名女弟子,还有西域幻凤门的,嗯,天山派的冷若星,哼哼,这个假道姑也按捺不住春心,成了李无锋的胯下禁脔?!这些人虽然说功夫不一定很高,但如果晚上动手时倒是李无锋一个很好的人肉屏风,李无锋脑子真够好用,连身边的女人都要充分利用。”

“唉,若是这些保卫人员或者侍寝的女人中有咱们的人就好了。”有些感慨的冒了这样一句,伏建游移不定的目光像蛇信子一般闪烁着,似乎在考虑什么。

“师兄,对方不是傻子,你看看这些能够靠近的门派弟子,哪一个不是和西疆休戚相关的?一旦除了事儿,首先就得拿你家人门派示问,谁敢冒这种风险去作这种事情,一人掉脑袋事小,全族整个门派安危事大,弄不好门派毁灭就在一念之间。”摇摇头,焦正根本不考虑这种弱智问题,负责目标安全的人首先要过的就是忠诚关,测试和保证一个人忠诚办法太多了,人才济济,稍微有疑点的人都会被排除在外。

“嗯,说得也是,我不过是说说而已。”伏建的话有些言不由衷。

“师兄,既然这件事情他们说是志在必得,那安排的手段怕不止咱们这一波吧?咱们固然会尽全力去办,但咱们也得有砸锅的准备,师兄只怕也需要提醒对方一下。”枯瘦汉子眉宇间掩饰不了忧虑,实在太过重大,连他也有些觉得承受不了。

“老七,这件事情务必要全力去办,无论付出多大代价,咱们也要去搏一搏,当然我想他们也不会吊死在一颗树上,这一点不用你操心,你还是安心琢磨方案吧。”伏建拍了一下师弟的肩膀,那寄托希望的轻轻一掌却让枯瘦汉子有承受不起的感觉。

魔运封推了,准备爆发了,支持一把吧!

血管堵塞心肌缺血能吃通心络吗
儿童退烧药
小孩咳嗽呕吐
小孩经常流鼻血怎么回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