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狆國界江巡逻艇队曾突遇狂风雪盲行半小時图海口商家

2020-02-14 23:32: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中国界江巡逻艇队曾突遇狂风雪盲行半小时(图)年12月16日 07:20报刘连升 王兵摄

资料图:边防巡逻艇在中俄界江戍边巡查

郭立昌 王兵 本报特约通讯员 周军

近1.80米的魁伟身材,一双目光如炬的慧眼,1张江上梢公般紫红色的脸,一双被坚冰糙雪砺出的粗趼子手……

刘连升做梦也没想到,自己这个“旱鸭子”要头枕着黑龙江水守卫活动的国土,1守就是25年。更没有想到,常年在1400公里界江风里来浪里去,风刀霜剑硬是把他从1名普通水兵铸造成为了一名“掌舵上校”。

初冬时节,迎着瑟瑟寒风,笔者走近刘连升,通过他的戍边感悟,去探寻、领略他独特的“人生风景线”……

“船行千里靠舵手,只有练就过硬‘水性’,才能确保风里浪里不迷航,浅滩暗礁不搁浅”

刘连升所在大队是一支“特殊”的水陆两栖船艇部队:着陆军服装,却从事水兵的活儿。夏季,他们驾驭快艇乘风破浪,巡查在界江之上;冬季,他们“在水一方”,冰天雪地默默戍边。

平静美丽的黑龙江,一年约有半年时间封江。每年5月开江后,艇队就开始在江上执勤。水中,有浅滩、激流、暗礁,天候也是复杂万变。要对付这一切,没点儿真本事可不行。2000年10月中旬,大队所有船艇已返航卧港。刘连升接到了一项非常艰巨的任务:备航——保障中俄双方副代表级会晤。当时气温已降至零摄氏度以下,在如此寒冷季节出航还是第一次,且航程近300千米。谁来担此重任?“我亲自上!”刘连升载着双方会晤人员,迎着瑟瑟北风出发了。可就在返航途中,突然间狂风骤起,天空飘起了鹅毛大雪,巨浪掀得船艇上下翻滚,前视玻璃上迅速结成的冰甲挡住了视线。船艇每前行一米都很困难。

“大家不要慌,听我指挥!”正当大家手忙脚乱之际,驾驶台上传来刘连升沉着的声音。“各艇注意!迅速打开舱门,视察两侧岸形”,“航速40,主机1350转,保持距离,匀速跟进!”……刘连升凭经验估计判断方向、位置和水深,在近乎“全盲”状态下行驶了半个多小时。当船艇平安到达目的地后,双方人员激动地拥抱在一起,俄副代表塔卡耶夫直竖起大拇指连声对刘连升说:“哈拉少(好),你的领航技术一流!”

25年来,这样的历险经历数不胜数。为了熟习全部辖区的情况,刘连升每年有一半时间深入执勤艇组,对辖区1400多千米的黑龙江,有多少沟沟汊汊,有多少险滩激流,全烙在脑子里,他也因此被官兵们称为“活江图”。靠着过硬本领,他在黑龙江上驾船出航20多年,百次闯激流、过险滩,多次在恶劣天气中保障会谈会晤、边防检查验收和执勤巡逻任务,均未出现丝毫过失。近几年,在刘连升的带领下,大队一线巡逻艇已形成凌汛中顶着冰排航行、枯水季节航行、夜间和雾天等卑劣气候条件下全天候航行的能力,一艘艘船艇劈波斩浪驰骋在千里界江。

“强边固防需精兵,要忠实实行使命,就要立足边关练精兵,培养一批新型戍边铁脊梁”

一股“浪”打过来,让刘连升懵了。一次,军分区突然对大队进行不打招呼的紧急拉动演练。结果,由于部份设备保养不到位、通讯不顺畅等缘由,导致拉动演练“失败”。

“要是在战时,后果不堪设想!”刘连升心头生火,嘴唇冒泡,重重吐出了一个字:“练!”

练兵先练官。团党委常委成立了“第一班”,设立了常委艇,带头“学军事、学科技、学信息、练指挥”。凡接到新装备,常委都要带头打“第一枪”、放“第一炮”、开“第一艇”。在刘连升的带动下,“一班人”人人到达了上装会操作、上能联通、上阵会指挥。刘连升前后被总部评为陆空军船艇部队正规化建设先进个人、首届全军优秀指挥军官,被军区评为优秀指挥员。

提高部队战斗力最根本的是要靠严格训练。大队前些年因“水兵不会水”曾发生过一次淹亡事故。刘连升的心在滴血,他下决心把游泳训练抓起来,带头下水和官兵1起搏风击浪。硬是把所有“旱鸭子”都练成“水上蛟龙”,目前,一线执勤官兵100%能够横渡至江心岛。

惟实催生战斗力。刘连升按照“下江既能执好勤,上岸又能打胜仗”的思路抓训练,既坚持从难从严,又坚持讲求科学,尊重规律。在专业训练中突出了应突快反、编队协同等船艇运用课目训练。封江后,又齐装满员拉到生疏地域,展开野外生存和实弹射击训练。大队取得了执勤船艇在航率、部队训练合格率等“四个100%”的好成绩,被总部评为船艇战备建设先进单位,被军区、省军区评为军事训练先进单位。

平时过硬,战时称雄。2006年5月,黑河嘎拉山林场发生特大森林火灾,刘连升带领108名突击队员奔赴火场,辗转上千千米,参加了6个火场的扑火战役,扑火分队荣立一等功,大队被国务院扑火前线总指挥部授予“扑火先进单位”荣誉称号。

怎么知道是不是阳痿
每日吃什么治疗勃起功能障碍
治疗阳痿早泄的原研进口药
月经量异常怎么回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