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死亡帝君 第283章 上去了

2019-10-15 21:19:2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死亡帝君 第283章 上去了

不知不觉间,夜辰已达到了四百八十阶,天梯上强大的阻力,即便是他都感觉到有些困难。

望了望最近的二十阶级,夜辰笑了笑。

“走不动了,我完全走不动了。”下方梦心琪完全是爬的姿势,刚刚爬上一阶台阶,又被巨大的抗力给推了回来,如此反反复复,梦心琪已经尝试五遍了,但上一阶的台阶阻力之大,让她费尽了努力都不行。

一旁,王姿羽终于追赶上了梦心琪,也是保持着爬行的姿势,努力地向上攀爬了一个台阶,超过了梦心琪一个台阶。

这位冷若冰霜的女子,跟梦心琪完全相反,如果是梦心琪,一定会回头得意一番,但是她目光却一直停留在夜辰的身上,把梦心琪给无视了。

“不会吧,她怎么会比我强,师父说过我的天赋不弱于她的呀。”梦心琪道。

接着,梦心琪看到,王姿羽再攀爬上一个台阶的时候,整个人滑了下来。

王姿羽继续攀爬,旋即又重新滑下,连续重复了好几次,王姿羽都没有成功。

“喂!”梦心琪在一旁道,“爬不动就别费力了,还是好好休息吧。”

王姿羽咬着牙,拿出一枚四品的丹药塞入口中,然后继续向前。

“怎么会这样。”下方,无数人看到梦心琪和王姿羽的动作后,又把目光投向了上方的夜辰。

很多人都已经看出来,天梯上强大的阻力,连王姿羽和梦心琪这两位天之骄女都无法阻挡。

但,那个黑衣人,却还在行走。

这,也太逆天了吧。

下方观战的人群不知不觉间变得静悄悄的,认真地看着这一幕,这或许是他们这一生宝贵的回忆。

当夜辰爬到四百九十五阶的时候,剑无双也爬到了梦心琪的位置,跟梦心琪一样,想要再爬一个台阶都不行。

至于傲长空等人,落在他身后好几个台阶。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会是这样。”剑无双握着拳头,满脸的不甘。

“是啊,怎么会是这样。”蓝梦琪的语气非常的轻松欢乐,笑道,“按理说,这宝物应该在我们三个人中产生才对啊,本小姐,冰块,还要你这个伪君子。可偏偏,我们都爬不动了。”

“哼!”王姿羽咬着牙,拳头狠狠地砸在台阶上,同样是满脸的不甘。

“呵呵,别斗气了。”傲长空笑道,“也别心里不平衡了,这注定是他的东西,你们谁也拿不走。”

战辉非常不满地应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注定是他的东西。”

傲长空道:“难道不是吗,如果他不来,你们能爬上去吗?别说飞上去,外面我也探查过了,想要上这塔顶,只能遵守着这位高人留下来的游戏规则。除此之外,别无他路。”

王姿羽的身体,狠狠地震动了一下,看向夜辰的背影时,绝美的脸上,双眸中多了一分复杂。

“可恶!”剑无双的拳头狠狠地砸在台阶上。

“只剩下四阶了。”夜辰看着上方,淡淡地道,随后继续往上踏了一步。

强大的阻力袭来,令夜辰的身体在地面上滑动着,差点从台阶上摔下来,夜辰也只能蹲下来。

还剩下三阶。

夜辰看着前方,眼中闪过一丝的凝重,按照这个规律,自己也不一定爬地上去啊。

“兰雯!”夜辰大喝一声,原本跟随在傲长空等人后面,为夜辰护法的兰雯,突然间加快了速度,然后在众人目瞪口呆之中,超越了剑无双梦心琪等人,最后超过了王姿羽。

“这,这怎么可能,我们连僵尸都不如吗?”梦心琪大声叫着,“小子,你太嚣张了,有你这么欺负人的吗?哼,也不知道是那个师伯教的弟子,竟然还给他配备了这么好的僵尸,气人,太气人了。”

剑无双捏着拳头咆哮道:“可恶,太可恶啊。”

傲长空右手放在战辉的后背,淡淡地道:“人比人气死人啊,以后还是回我们自己的帝国装装b好了,出来很容易被人当成垫脚石踩啊,这一次天武秘境后,有人只要一提起这小子,肯定把我们作为背景,比如比傲长空还厉害

,战辉根本比不上。”

“玛德!”战辉恶狠狠地道,“我们都成背景了?竟然连这小子的僵尸都比不上,要不要这么气人。”

然后,在无数人惊愕的表情中,兰雯走到夜辰的身后,扎起了马步,然后把手伸向了夜辰。

夜辰回头,把自己的右手手掌对着兰雯,两个人同时运转力量,耀眼的银光在两人的手掌间暴起,刺得近的人都有些睁不开眼,附近的台阶的都陷入了银光的世界之中。

光芒越来越亮,一股令人惊恐的力量也在缓缓地散发着只属于它的威势,王姿羽等人只感觉到有一股令他们灵魂都为之颤栗的力量在他们的头顶上方成型。

“好强的力量。”这些天才的心中,不由地闪过类似的言语,脸上浮现出浓浓的震撼。

夜辰和兰雯,同时施展宗级武技,华光流云破。

两者的力量在双方的手心处猛然间炸开,兰雯被强大的力量掀翻,整个人如同断线的风筝一般砸向下方的台阶。

至于夜辰,整个人被狂暴的力量轰飞,然后被暴力冲出,整个人冲向台阶的末端。

台阶的末端上仿佛隔着一层特殊的空间一般,夜辰整个人消失在上方。

“上去了。”无数人呢喃道,一个个的眼中都闪过复杂的表情,看着夜辰的冲入顶端,提着的心突然间松懈下来一般,连嫉妒之心,都很难升起。

梦心琪突然间叫了起来,对着王姿羽道:“快,你也跟我对一掌,把我送上去。”

“哼!”王姿羽冷哼一声。

梦心琪接着把目光投向剑无双道:“我们也对一掌吧,让你占点便宜,让你的手心可以触摸本小姐的手心。”

“滚!”剑无双恶狠狠地道。

“真小气。”梦心琪嘀咕着,然后,梦心琪把目光投向了傲长空。

傲长空摇摇头道:“看到刚才那只被甩出去的僵尸了吗?我可不会飞,那么高掉下去会死的,要不把你那个带你飞行的流云簪给我?我助你一臂之力。”

“你想的美!”梦心琪恶狠狠地道,随后回头看着夜辰消失的方向,怒骂道,“那白眼狼,亏我还请他喝我最好的酒。”

铁岭治疗阴道炎方法
滨州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锦州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铁岭治疗阴道炎费用
滨州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