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超脑人生 第二百零四章 神仙哥哥

2019-12-04 09:43:5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超脑人生 第二百零四章 神仙哥哥

杨博看着黄晓敏充满阳光的脸,听着她纯真的话语,恍惚间好像回到三年前刚认识她的时候。

那时青春飞扬的黄晓敏,被选为临床医学系当之无愧的系花,医科大学校花前三名,多少校园宅男的梦中情人,多少富二代每天等在女生宿舍门口就只是为了看她一眼。

及至后来她用他做挡箭牌,让他成为医大男生公敌。甚至让他觉得自己居然能够活到获得超级大脑之前,还真是运气啊!

这时他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提醒她,她只是昏迷了不到十天而已。在最近这些日子里,她经历了很多不愉快的事情。她如果想起来了这些事情会不会比现在更加不开心?说不定她忘记了更好,又说不定她的潜意识里就是想要忘记这些事情。不然,为什么她会忘记?

“那么!神仙哥哥,你把我带到这里干什么?刚才那些又是什么人?”黄晓敏瞪着大眼睛看着杨博。

“我的话,你会相信吗?”杨博看着她的眼睛,一个人的眼睛最能显示她的内心。

“嗯!”黄晓敏点点头,眼里纯净得像那天山上刚融化的水一样。“你是神仙哥哥啊,我为什么不相信你?”

她转了个圈,双手摊开,“这么漂亮的花园,难道不是神仙洞府里面才有的吗?”

“噗!”杨博笑了出来,“虽然这些花在我们华夏比较少见,但也不是神仙洞府才有的。这里还是在米国,而且就在你的学校旁边。”

“啊?”黄晓敏惊讶的说道:“我来了几天,怎么从来没有看到过这里的花?”

杨博是因为这个花园里面没人,才把两人传送到这里。他拉着黄晓敏漫步走出花园。果然,花园外面就是校园的草坪。

“啊!啊!原来不是神仙住的地方。”黄晓敏像个小女孩一样在草坪上蹦了几下,转了两圈,“你知道吗?我刚才真的以为去了神仙家的花园,我的心既希冀又忐忑,我好担心自己会不会从此就留在那里,再也回不来了。但现在却又有些失落,要是真的仙境就好啦!”

杨博看着她的样子,越发觉得她更像三年前的黄晓敏了。那时候的黄晓敏还没有经历过大学三年的历练,显得青涩而又更加活泼。

“现在跟我回华夏好不好?”杨博终于不忍提醒她想起那些不开心的事,但又不能让她自己留在米国。因为他的原因,黄晓敏留在米国就变得不安全了。

“为什么?”黄晓敏问:“对了!你还没说刚才那些人是怎么回事?”

“刚才那些人..

....他们是坏人,他们......商量着想要挟持你做一些坏事,我正好路过听见,就把你带到这里来。”杨博斟酌着说。

“那为什么你知道我的名字?还说是我的男朋友,我还没有交过男朋友呢!”

“你的名字是从他们那里听说的,说是你的男朋友......咳!不就是为了迷惑他们吗!”杨博现编现说,要不然还真解释不了。

“戴安娜是我的舍友呢,怎么会是骗子?”黄晓敏一脸疑惑,“可是,她真的听那人的话想要来抓我。啊!米国真危险!可是我真的很想在这里上学呢,怎么办?”

“你很想在这里上学?”杨博眼看着她为难的样子,心中有点不忍。

“嗯!”黄晓敏点点头,“而且我刚来,就这样回去,我爸爸妈妈那里怎么解释?”

“唔!”杨博不自觉地想要摸摸她的头发,突然醒起她已经不记得自己了,现在他对于她来说就是个陌生人。“要不......我来想想办法,你这两天不要回宿舍了,我在希尔顿酒店住,你先跟我回酒店,等把这件事解决了,你再回学校好不好?”

“嗯!”黄晓敏脸瞬间红了,低低的应了一声。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轻易的答应,只是觉得自己就应该答应。偷偷看了一眼旁边这个神仙哥哥,觉得跟他在一起竟有一种莫名的安心。

“那么,你真的是特意来救我的神仙哥哥吗?”黄晓敏说。

“我是特意来救你的,但不是神仙。”杨博说:“你听说过特异功能吗?我只是有一些不同于别人的能力而已。”

“哦!特异功能,我听说过。那也是很厉害的呢!”黄晓敏眼里露出崇拜的神色。

“你不要告诉别人哦!我怕被人抓去切片研究呢!”杨博终于忍不住摸了摸她的头发。

“不会!不会!”黄晓敏头摇得像拨浪鼓,“我连最亲近的人都不告诉他们。”

两人漫步走回希尔顿酒店。杨博在前台重新开了一个有两个房间的豪华套房,把原来的房间退了。接着和黄晓敏回原来的房间收拾行李。

正在收拾的时候,房间外面有人敲门。杨博开了门,发现曾涛气喘吁吁的站在门口。

“嘘——”杨博把手指竖着放在唇边,小声说:“涛哥,不好意思啊!我已经找到我女朋友啦,真是太感谢你了,下次再请你吃饭好好谢谢你,好吗?”

说完,杨博“呯”的一声把门关上。

“......”站在门外的曾涛感觉自己的血压急剧飙升,可惜杨博没有收集负面情绪的系统,浪费了!

几个藏在角落里的特勤队员跑出来,“曾队!怎么样?”

曾涛深呼吸两下,挥挥手,“收队,继续监视!”

杨博收拾好行李,和黄晓敏一起去楼上的豪华套房。

曾涛在房间里打,“喂!军哥,他们去住豪华套房了,我要求增加预算......”

豪华套房里面,两人聊了些黄晓敏过来米国后的事情,杨博也如实告诉她自己是南都医科大学的大三学生。

黄晓敏惊讶的说:“如果我不是昏迷了,不就应该和你是同学了?说不定还是同班的呢!”

杨博很想说,我们本来就是同班同学。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

他默默的从兜里拿出一串翡翠手串,“这是一串辟邪的手串,能保佑你逢凶化吉,遇难呈祥。”说着帮她戴在手腕上。其实是跟他给杨爸杨妈的手串一样,是用于保护个人安全的全功能机器人。

翠绿的珠子,在黄晓敏洁白的手腕上,光彩夺目,比真正的翡翠还要漂亮。黄晓敏心中喜欢,但觉得这个应该会挺贵重的,正想推辞不收。

杨博又拿出几串,“你以为很贵吗?其实这是我批量定做的,一点也不贵,你放心戴着吧,一定不要拿下来。”

黄晓敏看着他手里的手串,不禁“呵呵!”地笑了起来。

笑着笑着突然啊了一声,“我没有洗换的衣服,怎么办?”

杨博不想随便出去,万一被马克他们碰到又是一番麻烦。在酒店里面,他们纵然来找,想必也不会过于放肆。而且杨博在这里是要等着他们过来求饶呢。

于是杨博打给酒店服务台,让他们找一家卖女装的专卖店按照黄晓敏的尺码带些衣服过来让黄晓敏挑选。

宜宾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四川治疗妇科费用

贵州儿童癫痫医院

连云港治疗卵巢炎费用

福建省妇幼保健院

新生儿咳嗽
两岁宝宝咳嗽
孩子每天早上咳嗽怎么回事
8个月宝宝咳嗽怎么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