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龙血武神 第二百三十一章 九段武师

2020-01-16 19:09:1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龙血武神 第二百三十一章 九段武师

顿时,宋剑一的脸更红了,比关公还要恐怖,瞪着一对大眼睛,仿佛要吃人一般。

“阿南,我去了。”

宋剑一甩了甩脑袋,有股昏沉沉的感觉,他説了一声,转身就走。

“哥哥,记住,魔刀不能轻易使用,关键时刻再用,它是你决胜的关键!”

秦南最后对宋剑一叮嘱了一句,俨然像一个指diǎn迷津的老师傅。

宋剑一diǎndiǎn头,从武功会的围墙跳了出去。

秦南望着宋剑一走远,眼睛里面充满期盼,希望夜叉王的本命心核精华,能够多支撑一些时间,帮宋剑一渡过难关。

不过这一战之后,他的修为一定能上升一大截。

他把雷狱魔刀教给宋剑一,就是后者最大的仰仗,当成必杀技来使用。

因为宋剑一不可能全程使用雷狱魔刀的,这是邪刀、魔刀,会蚕食使用者的血气。而家族年会,最少也要打十几场,稍不注意就会被魔刀吸成人干。

最好的方法就是先用他自己的银蛇宝剑,先支撑一段时间。有体内的本命心核力量做倚仗,他也绝对比平常厉害一半,同级别以下的对手,绝对能够横扫。

宋剑一走了,秦南回到大厅之中,开始享≯,..用夜叉王的本命心核精华。他坐在椅子上,一勺子一勺子的喝着,味道甘醇,入口即化。

这东西就要趁着滚烫之时喝下去,成分会很活跃,容易被吸收。而冷了之后就会凝固,效果折扣一半。

喝着喝着,秦南的脸都变得通红,像猴子屁股一样。然而,他还在不停的喝着,这一锅都是他的。

这一幕,看得旁边的香玉俏脸失色,吓得一愣一愣的。

“你想来diǎn吗?”

秦南舔了舔嘴唇,面无表情的説道。

香玉摇了摇头,瞬间脸居然红了,粉嫩粉嫩的,仿似吹弹可破。

她依稀记得上一次就是喝了这样的东西,差diǎn让自己死掉,幸好秦南及时帮她散毒,要不然结果难以想象。

这件事情,让她至今仍是心有余悸。

没错,所有的药都是毒,用好了才叫药,没用好那就是剧毒。

少顷,秦南喝光了一锅本命心核的精华,醉醺醺的,一步步走入香玉的闺房。

他体内积压了大量的血气精华,想想夜叉王的大武师修为,就能明白秦南此刻的情况了。

他不得不把大量的血气,都搬运到蚕丝筋脉上面去储存。蚕丝筋脉天下无敌,储存再多的血气都不成问题。

秦南盘膝坐在床上,开始慢慢调理自己的肉身,他能感觉到修为在飞速上升,几个小时就上到了武师九段,并且飞快的进行巩固

花了一夜时间,秦南总算炼化了所有的本命心核精华。

第二天一早,秦南睁开眼睛,正好宋剑一来了。

从宋剑一口中,秦南知道了他参加年会的结果,回去之后据理力争,不仅仅获得了年会资格,还作为一匹黑马,杀入了家族前三,一鸣惊人。

这样的结果,连秦南和香玉都替他感到高兴。

不过后来,宋剑一却是晕倒了,他的体质太弱,经不起大量血气的冲刷,又剧烈格斗,等年会结束之后,稍微一放松,便是自然而然的晕了。

这种情况,是在秦南的预料之中的。

后来,是宋剑一的母亲和弟弟,把他抬回家中休息了一夜,情况这才有所好转。

醒来的第一时间,他便是赶到武功会找秦南了。

一番欣喜过后,宋剑一再次陷入沉默,显得心事重重。

这中间的原因,秦南极为清楚。无非就是宋剑一家族里的那些人,要开始争他家的矿产了。

宋家几大脉系,宋剑一这一支是最弱的,早年丧父,只留下宋剑一两兄弟和母亲,这些年算是饱受乒。

而宋剑一母亲软弱,弟弟年幼,宋剑一自身又到外面学艺,结果就可想而知了。

宋剑一昨天在家族年会上露面,抢占了风头,这更是激起了家族里面其他几个脉系的怒火,让他们加速了对付宋剑一一家的步伐。

最为重要的是,宋剑一的大伯、二伯、三伯,实力都非常雄厚,除了家中人丁多以外,还豢养了不少武者,给自己当保镖和打手。

就这一diǎn,宋剑一就无法和他们斗争,已经输了。

秦南拍了拍宋剑一的肩膀,説道:“哥哥,你记住我的话,你的事情就是我秦南的事情,属于你的一切,我都会帮你找回来,至于那个婊子,我也会帮你对付她,不管她身后是什么人?”

秦南的一番话,让宋剑一感激涕零,差diǎn就再次泪崩了。

宋剑一diǎn了diǎn头,感动无比。

他本以为秦南叫他去沙洲,是想让自己给他帮忙,结果反而是自己拖了他的后退。而现在,秦南又要反过来帮他的忙,全力以赴,毫无保留。

这才是兄弟!

“行了哥哥,你回去继续监视他们吧,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一旦有任何异动,或者什么解决不了的麻烦,就立刻来通知我,让我用行动来给那些家伙一diǎn警告。”

秦南拍着宋剑一的肩膀説道。

通过拍肩膀的肢体接触,宋剑一顿时反应过来,秦南的修为又变强了,已经是九段武师,距离大武师不远了。

震惊的diǎndiǎn头,宋剑一想归还雷狱魔刀,但是却被秦南拒绝了。秦南让他把刀带在身边,以防万一。

随后,宋剑一离开,而秦南则是在武功会休息,和香玉叙旧,同时一边等待宋剑一的消息。

“香玉,上次我还欠你几万两白银,怎么样了?”

秦南笑眯眯的趴在柜台上,对正在做账的香玉问道。

香玉抬头白了秦南一眼,説道:“你真是个死鬼,现在才想起来,你那块沉香木才卖了一万多两白银,差远了,全是老娘私人掏钱给你垫上去的。”

香玉嗔骂一声,是她拿自己的钱,给秦南补了窟窿。

秦南一声坏笑,説道:“哈哈哈,估计能从你身上榨出钱来的,应该再也没有第二个了。”

香玉闻言,不否认这句话。

她赚钱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好不容易存了一diǎn,全败在秦南身上了。

秦南和香玉打趣一阵,随即独自出了武功会。

他是该做diǎn准备了,要不然,只怕是会被宋家那些人打得措手不及。

长春华山白癜风医院需要预约吗
石家庄九州皮肤病医院专家号
女性不孕的检查费用
黑龙江哪家男科医院好
汕头人流医院那家好
分享到: